南京金家雕塑有限公司

NANJING JINJIA SCULPTURE CO. LTD
金家雕塑提供高品质产品、满意的服务
深得市场与广大客户信赖
全国服务热线

13813949096

新闻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一、大众文化产生了泛雕塑现象。

泛雕刻的泛是指超越传统狭窄的主体论雕刻观念,走向更广泛、博大的综合性、开放性的雕刻概念,传统雕刻概念只包括雕刻(减法)和塑料(加法)两种方法,材料、技术手段、美学观念、文化意义单一、狭窄,追求单极、线性的艺术逻辑和美学理念,泛雕刻具有多维、多样性(多样性)、开放性概念,不仅包括以传统概念雕刻为主要的雕刻,还包括立体艺术、线性的艺术、艺术、艺术、艺术、多样性、艺术、媒体艺术等艺术、多样性、开放性概念。

泛雕观的提出与现代大众文化的兴起、现代审美的泛化、艺术的通俗化、艺术的综合化等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泛雕刻是指在现代大众审美空间泛化的前提下,以广泛、包容、多样的评价标准重新审视雕刻的变革和扩展趋势,表明现代雕刻不是封闭、独特的艺术风格,而是越来越接近的姐妹艺术融合、相互影响,表明雕刻概念的定位必须跨境、整合研究,即现代雕刻必须在现代泛文化、泛审美的背景下反省,相似、不同的艺术门类是受泛文化、泛审美倾向影响产生的新雕塑观念。

泛文化是指文化本身是一个大系统,其中一个是文化作为人类与其他动物动物的类特性,是人类生命活动的基本规定及其产物。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化是人性化的。文化是人类独有的现象,文化问题也就是人类的问题。文化是人的文化,人是文化的人。离开人,就不在乎文化,其次,文化作为生活方式和活动成果的统一体。在这个意义上,文化是社会化,其三,文化作为人类社会大系统的子系统,明确了一定社会的精神生活,是人类意识领域的特殊问题,必然有一定的价值方向。在这个意义上,文化是意识化。统一这三个层面,一言以蔽之,文化是人类、社会化、意识化特质的总和。文化是指人类物质生产、精神生产的一切活动、过程和产物。[1][1]

文化主要表现在两个系列:一个是个人行为运行机制,它以个人需求为起点,以行为方式为中介,以价值观念为中介,以一定的结果和产品为结果,另一个是社会运行机制,它以社会物质生产为基础,以一定的社会组织、规范、制度、法律为中介,以一定的社会意识形态为中心,相互作用,相互制约,维持社会整体的生存和发展与这两个系列的各个相关环节相对应,可以将文化构成要素分解为四个方面

一是物质文化,即物质生产和物质产品的文化水平,包括物质资料的生产、物质资料的消费文化。

其次,精神文化是指文化的心理、观念水平,表现在人心世界的文化水平上。

其三,行为文化是指文化的行为方式水平,即行为模式、礼仪规定、风俗习惯等。

其四,制度文化是指文化体现在社会管理者认可和规定的交往方式层面,即每个社会成员必须遵守的规程、规范、纪律、法律、组织形式等,以占有社会统治地位的阶级意识形态为指导,在社会生活中具有明确的权威性。这四个部分由外到内,从浅到深,共同构成了文化的有机整体。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繁荣,随着现代大众传播手段的迅速普及,随着大众生活条件的改善和消费观念的改变,随着大众业馀时间的增加和娱乐要求的提高,新的大众文化开始崛起。大众文化现在已经渗透到生活和艺术的各个领域,包括时尚、服装、旅游、广告、选美、电影、音乐、舞蹈、美术、通俗文学、肥皂剧等各个领域,成为丰富多彩的生活构成部分。大众文化的崛起已成为无可争议的客观事实。大众文化是适应新时代生活需求而产生的新文化,具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和特定的精神内涵。具有五个基本特征:第一,依赖于大众媒体的信息时代文化;第二,是消费型文化;第三,是市场文化;第四,是与海外联系的世界性文化;第五,是通俗化、大众化的文化。[2][2]]

随着大众文化的兴起,美学也脱离了神秘、高雅,开始日常化、生活化。这种日常化、生活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指艺术的亚文化,即一战和1920年代出现的达达主义、历史先驱派、超现实主义运动二是指将生活转化为艺术作品的计划。在艺术反文化的发展中,在19世纪中后期的先驱派艺术中,生活方式是重要的主题,关注审美消费的生活,关注如何将生活融入艺术与反文化审美快乐的整体双重性,在一定程度上与一般意义上的大众消费、对新品味和新感觉的追求、对标新立异的生活方式的构筑相结合的三是指充满现代社会日常生活的快速符号和影像。影像在现代消费社会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影像生产能力的逐渐增强,影像密度的逐渐增大,相关领域无处不在,影像将我们推向新社会。在这个社会,真实与影像之间的差异消失了,日常生活以审美的方式呈现,模拟的世界和后现代文化也出现了。

美学的泛化和俗化,从审美到审美,从美到非美的蜕变。美和艺术告别传统美、崇高、悲剧等领域,走向荒诞、丑陋和消费。在流行艺术的大举攻击下,精英艺术开始接近流行艺术,两者不再存在泾渭分明的界限,而是相互渗透,长期受到压制的流行艺术开始在精英艺术之上。由于流行艺术的冲击,传统美学的审美阈值、艺术领域的根本变化。[3]新美学风格的出现,不断侵占传统美与艺术的外延边界,扩大,改变。这是美学扩张的时代,审美内容、读者兴趣、艺术媒体、传播途径发生了很大变化。美与艺术的选择比以往更自由、更广泛,美与科学技术、美与环境、美与商品、美与媒体、美与劳动、美与交流、美与行为、美与生活相互渗透。[4]艺术的独创性、个别性越来越被消除,艺术的复制性、大众化、消费性越来越强和突出。一方面导致艺术生活,另一方面也导致生活艺术。审美与生活的同样,美学从单一到多维,从确定性到非确定性,总之美学泛化。在泛文化、泛美学的刺激和意淫下,雕刻艺术也逐渐泛化。艺术不再追求高在上、曲高和寡的精英意识,而是追求与大众的融合,满足大众的审美兴趣,成为大众休闲娱乐的媒介。